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

春日读书时 书院寻“宝”季

作者:       来源:《国际关系学院校报》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04日 14:31      点击:(48)

编者按:春日朗朗,书香阵阵。4月23日,第23个“世界读书日”如约而至。走进图书馆,记忆重新变得鲜活,珍藏的宝贝重见光亮;一系列改革创新举措的落地,也助力着图书馆“精神家园”建设的提速。本期“关注”,校报邀你一同发掘国关图书馆的悄然转变,重温国关人的阅读记忆,领略“镇馆”宝贝的熠熠风采。


立足服务定位 共建精神家园


中英文图书展卖会  王珏摄

中英文图书展卖会 王珏摄


数据库宣传讲解活动  孟银涛摄

数据库宣传讲解活动 孟银涛摄


走进图书馆,沿着楼梯拾级而上,从期刊报纸原版书籍到影像作品,浩如烟海的书刊让人感受到文化气息;走进古朴的建筑,从刷座位自习到查阅数据库资料,各式各样的自助服务系统让人眼前一亮。既坚守收藏学术成果初心,又不忘对服务体系加以创新,图书馆始终以丰富的资源吸引着无数知识的追求者,以专业的态度为广大师生读者构建着一座“精神家园”。

在硬件方面,图书馆改善了蜂巢灯光,增加了阅览室电源插座,引进了自助打印系统,进一步优化服务设施。尽管图书馆目前已有纸质资源藏书近50万册,但仍每年采购1万8千册左右的新书,以飨读者。在三层阅览室,入门即见的新书架会展示每月上新的近千册书籍,为读者浏览、借阅提供便利。同时,图书馆也在不断加快数字化进程,为师生提供“智慧空间”。一层大厅的教师文献阅览、书本app在线下载等设施就是数字化手段惠及师生的例证。除此之外,更绿色更环保的观念也将逐渐引入图书馆,冯幼民馆长表示,图书馆还将启动更多对图书馆整体空间的改造工程,以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需求。

作为与国关师生日常“往来”最为密切的机构,图书馆也加强了与读者的互动。2017年10月,图书馆微信公众号“国关书苑”上线,读者可以通过新媒体平台了解到图书馆的最新信息和丰富馆藏资源。“门禁记录显示2017年10月至12月每月入馆人数超4万,相比之前每月增长近1万人流量,且两个月来公众号的粉丝增长至一千一百多人,这些数据充分反映出师生对图书馆关注程度的明显提升。”冯馆长提到,他还打算为学生发放图书馆手册,使他们更好地了解图书馆的资源、服务和使用方法。

为形成体系化的“图书馆-读者”沟通机制,第一批图书馆志愿者团队应运而生,旨在为师生提供更加精确、高效的服务。冯馆长对同学们积极报名参与志愿者工作感到十分欣喜,“原本计划招收20人,报名的有60余人,最后扩招至31名。”志愿者来自不同院系与年级,分为资源建设、参考咨询、技术支持、流通阅览、读者活动、宣传推广6个工作组,近期将陆续上岗开展工作。2016级国政系志愿者魏照倩分享道:“我一直对书很感兴趣,高中时有过图书馆工作经历,成为志愿者能使我更好地了解图书馆的资源。”广大学生读者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到服务工作中,有利于建立图书馆与学生读者之间的长期互动,助力推进图书馆的师生服务工作。

近日,为迎接第23个“世界读书日”的到来,图书馆于今年四月举办主题为“悦读伴我成长”的读书月活动。此次活动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以多样化的形式吸引众多读者参与阅读,助力图书馆开展师生“精神家园”建设工作。图书展览活动可以激发师生读者的阅读兴趣,“声临其境”名著朗读比赛引领同学们回顾经典,“图书漂流”活动让闲置图书得以交换阅读。日晖路上开展的数据库宣传讲解和线上的“3E”英语口语有奖竞赛、“看课赢好礼”等活动让广大师生更深入地了解图书馆馆藏数据库资源。中英文图书展卖会、《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多语种图书捐赠仪式更是掀起了系列活动的高潮。

作为学校的文献资源中心,图书馆始终以先进的设施、丰富的资源和多彩的活动为同学们提供优质服务。除了定期组织系列读书活动来积极营造全校的读书氛围,力争成为传播知识的圣殿和孕育人才的第二课堂之外,图书馆也不断丰富和完善文献资源建设,及时满足师生的阅读需求,为全校的学科发展、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提供坚强有力的保障。最是书香能致远,图书馆将一如既往地推动自身“精神家园”建设,为国关师生带来更好的文化体验。(文/周滢莹)


  勤勉好学之心 学子代代相传


曾经的借书证  罗锶萍摄

曾经的借书证 罗锶萍摄


曾经的书袋卡  罗锶萍摄

曾经的书袋卡 罗锶萍摄


玉兰芬芳勾兑淡淡书香,萦绕着国关图书馆,顺着时光回溯,变化的是人和物,不变的是坡上学子的好学之心。朝花夕拾,图书馆岁月流芳。

现任流通阅览部主任,已在图书馆工作30年的李梅军老师,见证了国关几代学子的来来往往。她记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报刊室,每天都是座无虚席。“报刊室的值班员几乎每天早上都跟我说,我昨晚又站了一晚上。”李老师回忆起往事甚是感慨。在电子信息匮乏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关学子们常常走进报刊阅览室阅读期刊和报纸,了解国家大事。然而,每天的人流量实在太大,期刊室的座位常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所以值班老师干脆将自己椅子让出来给学生们坐,即便如此,还是会有不少学生没有座位。可是对知识的浓厚学习兴趣战胜了身体的疲劳,学生们或席地而坐,或倚靠窗台,好学之心让他们即使没有舒适的阅读环境,也一样沉醉于书籍的世界。不仅仅是期刊室,工具书阅览室以及流通馆借书处也是经常性地“人满为患”。在没有电子设施辅助查询、借书的年代,每天近1000本的书籍流通量让借书处的值班老师忙得不可开交。一本本书籍离开图书馆,去满足一位位国关学子的求知之心。

国关的馥郁书香不仅体现在期刊室和借阅处,自习室里的学习气氛一样折射出国关人勤奋好学的品质。同学们对学习的一腔热情,常常导致图书馆自习室座位紧张,在图书馆引入自助占座服务系统之前,想自习的同学都只能“各显神通”,用自己的方式抢占座位。“同学们占座真的是花样百出,曾经有位同学把桌子腿儿和椅子腿儿用手腕粗的链子一并锁上,我们工作人员想剪都剪不开,只有他自己用钥匙才能打开。”追忆趣事,李梅军老师略带无奈地笑了。李老师记忆里国关的孩子们,是无论暑气熏蒸还是寒风刺骨都会着排着长队,翘首期待图书馆早点开门的样子。在内部结构改造完成之后,图书馆的四层全部开辟为自习教室,窗明几净的自习环境为国关学生所享,早起排队虽已不再必须,但学习的热情理应代代相传。

一代又一代国关学子在图书馆驻足又离去,但人群中有一个人,在李梅军老师眼中是最特别的。大家都是考入国关后进入图书馆学习,充实自己。只有他“反其道而行之”,利用在图书馆工作的机会奋发学习,在汲取营养“充足电”后如愿考上了国关研究生,成为国关人中的一员。李老师回忆道:“小伙子很勤奋,他白天干的都是粗活累活,但到了晚上或者周末这些上班之外的时间,他都用来在图书馆学习。”自己的工资解决饮食,值班室的卧室解决住宿,在图书馆里与书籍为伴是他工作之余全部的“娱乐项目”。是进出图书馆的那些勤学的国关人感染了他?还是图书馆里丰富的资源为他梦想的开花提供了土壤?不论原因如何,勤耕不辍的他是令人骄傲的国关学子中的一员。

“如今科技发展,图书馆不像往常一样热闹了。”李梅军老师感慨,“老一辈国关人很爱图书馆,他们很珍惜这样一座宝库。”固然世界千变万化,作为获取资讯之地的报刊阅览室已不再是首选,作为自习地点的图书馆自习室也不再是唯一去处,但国关学子所秉承的勤学奋进之心不该被忘记,今朝后生当效前辈,好学之心当生生不息!(文/刘付枫荷)


时光流转匆匆 历史记忆永存


《阮刻宋本十三经》 罗锶萍摄

《阮刻宋本十三经》 罗锶萍摄


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周年纪念特刊  罗锶萍摄

晋冀鲁豫《人民日报》周年纪念特刊 罗锶萍摄


图书馆地下室深邃的走廊尽头,连结的是过去。岁月流淌,一届届国关学子来了又走,唯有一些物件静静地坐在角落,沉淀着时间,诉说着故事。

古籍书库很幽暗,似乎所有的诗和历史都在沉睡。李梅军老师点亮了灯。一整套《中华再造善本》是书库的一大亮点。2002年,财政部、文化部主持实施“中华再造善本工程”,聘请文史专家挑选我国最珍贵的古籍版本,整理归档。完成之际,国家将付梓的一百套善本交付给了全国的一百所重点高校,而国关也位列其中。翻开《中华再造善本·唐宋编·史部·汉书》,“高祖,沛丰邑中阳里人也,姓刘氏……”,刘邦的故事裹着历史墨香悠长;而《中华再造善本·唐宋编·集部·杜工部集》熟悉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带着颗颗句读,趟过时空传递着潺潺诗意。此外,书库还藏有许多明清古本。《阮刻宋本十三经》于新中国成立后,同其他进京善本分藏于北京各高校,从此在国关扎根;《荆川先生文集》的每个书角都裹有包角;《后山诗注》的书页间夹着万年红,防蛀避蠹……踏入报纸库的那一刻,时间流转,最终停留在1947年5月15日。当日,晋冀鲁豫《人民日报》(《人民日报》的前身)发布周年纪念特刊。翻开泛黄的纪念特刊,瞬间将你带回至新中国成立前的年月,一个个模糊的人与一段段模糊的事,在铅字与黑白照片的组合中丰满起来。《人民日报》也成为图书馆馆藏的中外文报纸中,年代最为悠久的一份。此外,其他报纸期刊如《世界知识》《新华月报》等均整齐地码放在书架上,见证着国人精神生活的变迁。

一届又一届,图书馆张开臂膀欢迎着每一位坡上学子,又在四年之后向他们挥手告别,见证了他们用四年青春换来满腹诗书,也见证了他们口袋中借书证的变迁。无意中,这些时代的记录者也变成了宝贝。“70年代只有个人信息和黑白照片。”忆起当时的借书证,李老师的第一印象就是简单:三条基本信息、一枚黑白照片和一戳印章便是全部。到了90年代中后期,学校引进了一批电子设备,从此借书证上多了一道条形码,借还书籍只需扫码。今天,借书证与校园卡合二为一,所有借阅信息都存储在小小的卡片之中。

在借阅完全信息化之前,与借书证搭配使用的便是每本书后的书袋卡。每借一本书,书袋卡上便多一条记录。一个个书袋中,装载的是上世纪国关人的集体记忆。一条条借阅记录间,时间回溯,书香微甜。1983年,20岁的刘欢握着一册《维克多·雨果诗选》在日晖路上踱步,品味着法语的婉转轻柔;1987年,21岁的秦刚手捧《世界政治和国际关系》,思考着自己、国家和世界的未来……一代代国关人都从图书馆里汲取营养,丰富自己的灵魂。

寻宝之旅已近尾声,走出图书馆时,不禁感叹时光易逝,而宝贝们始终发着光,点亮了国关,温暖着一代代的国关人。图书馆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图书的收纳之地,而是一个承载历史、传承文化、指引师生前行的精神家园。(文/杨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