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原韬雄:自由的探索者

作者:彭郝语 郭如瑾       来源:《国际关系学院校报》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9日 17:53       点击:(0

22222222222222

原韬雄,2010年至2014年就读于国际关系学院文化与传播系,本科毕业后于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世界电影之旅》栏目组工作,2015年考取国际关系学院公共外交与文化传播专业研究生,研究生期间曾任研究生学生会常务副主席,2017年毕业后将前往人民日报社工作。此图2017年5月摄于北京。


在广博知识的洪流中挑拣砾石,在内心世界的长卷里挥毫泼墨,在迈步前行的方向上自由求索。即将于今年六月份研究生毕业的原韬雄,在认真对待生活与工作的同时,也在不断迎接着一个又一个全新的挑战。

难忘点滴的坡上时光

原韬雄于2010年来到国关就读于文化与传播系。对于国关这个大家庭,原韬雄认为她会带给其成员一种独特的气质:“你一看就会知道这个人是国关人,这也让我感觉作为一个国关人非常温暖。”

谈起大学四年时光,原韬雄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我是一个想一出是一出、比较自由的人,也很感谢国关有相当自由的学习环境供我发展。”大一时,他就很清楚自己对哪些东西感兴趣,从而会很有选择性地去挑选通识课。到了大二,原韬雄选择了对外汉语专业,由此打开了自己另一片新天地,小班教学加上有趣充实的课程让他的兴趣得到了很好的发展,“我很喜欢古代文学,一些传播学理论课程如纪忠慧老师的舆论学也是我所喜欢的。”除了理论,文传系精彩的实践类课程也让原韬雄记忆深刻,他现在的导师纪忠慧老师在本科期间开设的一门电视实务课程就让他受益颇多。“每个小组做一个影视作品,微电影或纪录片都可以,能亲身接触到各种拍摄器材并自己动手完成一部作品,这让我感到十分有意思。”这也成为原韬雄本科时期最为难忘的一段回忆。

大学四年时间理论和实践课程的双重浸润,让原韬雄对传播学相关专业的兴趣愈加浓厚,为他之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逐渐充实的精神世界

原韬雄在学习生活之余也有许多爱好,阅读历史方面的书籍就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我认为阅读历史就是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然而它也容易遮蔽人的双眼。我读书比较杂,所以不论是在专业课上还是其他课上跟大家看待问题的角度都时有不同。”原韬雄笑着说。原韬雄总会尝试着从不同的书中汲取新的养料,以更多不同的角度来观察历史。《现代物理学与东方神秘主义》给他带来了新颖的观点,即万物都是关联的;芬纳的《统治史》让他了解到历史充满了偶然:“当我们预设或者普遍接受了一个定式的话,可能往往从历史的角度来说这个定式是错误的,比如即使是在18世纪之后的英国,我们也无法说英国就一定比经历了几千年所谓的腐朽王朝的中国要好。”大量的阅读不仅充实了他的精神世界,也让他学会了从多个角度审视问题,从而获得崭新的收获。

除了阅读,水墨画与诗词则是原韬雄从小带到大的“习惯”。于他而言,绘画就像一位老朋友,在任何烦闷不安的时刻都能抚平他的内心。一旦提起画笔,他就进入了另一个平静安稳的世界,所有的愤懑都会在一笔一笔构建美的过程中烟消云散。而对诗词的喜爱则源于从小接受的来自父亲的熏陶。有趣的是,虽然原韬雄喜欢诗,也写过很多诗,但他却从未公开发表过自己的作品,他说:“诗是我内心的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我是自己面对自己的状态。”

永不停止的自由求索

本科毕业后,原韬雄选择先工作一年而后回到国关继续读研。提及选择“gap year”的原因,原韬雄坦言自己在接受了四年理论学习之后,十分想尝试一下工作的滋味。

这一年原韬雄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的《世界电影之旅》栏目组工作,这宝贵的工作经历也令他受益匪浅。“你愿意做这件事情,公司就会放心地把这件工作交给你去处理,我很喜欢这种接受挑战的感觉。”一次外出采访叙利亚驻外大使的经历让原韬雄至今记忆犹新。当时采访对象的父亲过世,本来准备回国的他却没有赶上看父亲最后一眼,虽心怀剧痛,但采访过程中对方还是一直十分镇定和配合,只是最后谈及父亲时还是忍不住潸然泪下。原韬雄直言,作为一个记者能比一般人经历更多的东西,每次当他近距离地接触采访对象、听他们娓娓道来自己的人生故事时,他的内心会经常和他们产生强烈的共鸣,仿佛是自己亲身经历了这一切。这种切身体会过的震撼与书中读来或者听别人讲来的都不一样,只有看着这个鲜活的人,内心才会有如此大的颤栗,日子久了,好像自己也随之长大了。

一年工作后,原韬雄重回校园,选择了公共外交与文化传播专业就读。自由的个性使原韬雄在每一个选择点都勇于尝试,从问题中吸取经验并由此获得无数前行的动力。同时,原韬雄也坦言自己并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目标,但他却没有那么着急。在他看来,人生要边走边看,就像博尔赫斯所说的:“人会逐渐同他的遭遇混为一体;从长远来说,人也就是他的处境。”

即将步入社会工作的原韬雄对在校的师弟师妹们寄以厚望:“借用庄子的一句话,‘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要在你们的自由中更从容,更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