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张梦实 徐明:遇见相似的灵魂

作者:朱英豪 罗雨欣       来源:《国际关系学院校报》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1日 22:34       点击:(136

头条:张梦实、徐明_副本

张梦实(右),伪满洲国政府总理大臣张景惠之子,受先进思想的影响于日本求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为我党对伪、对日的地下斗争作出杰出贡献。1956年张梦实调入国际关系学院,任日西系主任,1985年离休,曾任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2014年因病在北京去世。徐明,张梦实之妻,1956年调入国际关系学院卫生所工作,工作期间以精湛的医术和饱满的热情深受同事和学生爱戴,1985年离休。此图2012年7月摄于圆明园。


张梦实和徐明,一位用壮烈的革命实践和满腔的家国情怀诠释了“出身不由己,道路可自寻”的人生真谛,一位用精湛的医术和无私的善心履行了“百般疾病手中除,心为济世挽沉疴”的医者信条。两个相似的灵魂从遇见开始,就给彼此的命运增添了强烈的传奇色彩。

选择命运:出身是负担也是机遇

张梦实是原伪满洲国总理张景惠的公子,但同其他纨绔子弟不同,早在学生时代他就看透了伪满政府的傀儡本质,家庭的“优越地位”给他带来的不是快乐,而是沉重的心理负担。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时,张梦实更对马列著作如饥似渴,并在堂兄的感召下,先是参加了先进组织“新知识学会”,后又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东北留日青年救亡会”的成员。这一阶段的学习和交流使张梦实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单纯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思想转变成富有目的性与斗争性的共产主义思想。 

父亲显赫的政治地位为张梦实从事地下工作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便利。通过以张梦实为代表的伪满上层子弟,很多地下党员们打入伪满军、警、政、经等部门,并担任重要职务,为掌握伪满上层情况和日军最新动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除此之外,张梦实节省下大部分生活开支,除了最基本的日常花销之外,其余的钱全部上缴党组织,为党组织筹集了大量的活动经费。

尽管条件较其他人便利,但丝毫不能改变情报事业高度危险的特性。1945年,苏联红军在拘押溥仪等伪满上层时,误把张梦实混入其中。当时战乱还未平息,张梦实耐不住委屈,多次申诉,得到的回复却是“战争才刚刚结束,事情太多了。哪里能有时间专门甄别你一个人?等你们的政府一成立,马上送你回去。”一直到1950年,张梦实才作为“伪满战犯”被遣返回国,滞留在苏联长达五年之久。回国之后,张梦实先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工作,后又来到国际关系学院担任当时的日西系主任。从伪满高官之子,到共产党地下工作者,再到新中国的建设者,张梦实的整个人生都在诠释“出身不由己,道路可自寻”的真谛。

冲破藩篱:婚姻是佳话更是传奇

徐明原本是张家的一个丫鬟,还是最不受张梦实母亲待见的一个,而张梦实却对她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后来更因“非徐明不娶”成就了一段爱情佳话。在凤凰卫视《冷暖人生》的一段采访中,张梦实回忆道:“有一回,我一进屋看见我母亲拿一个掸子打她,她就跪在那里,让她认错,她始终嘴闭着。我说你说一声吧,说一声太太就不打你了,她仍然挺着不说。本来我是怜悯她,后来这个怜悯心没有了,我在佩服她。”从此之后,张梦实开始对徐明倍加关注,发现她不仅性格刚强,而且聪明好学,于是教她念书认字。在自己前往日本留学之后,张梦实还从自己的生活费中节省出一笔钱,供徐明在助产士学校继续读书。

1942年,为缓和家庭关系、给自己开展地下工作提供便利,张梦实回国随母亲辗转到北京相亲。无果后回到长春,张梦实向母亲说出自己的想法。得知儿子要娶徐明为妻,张母十分生气,坚决反对。面对儿子“非徐明不娶”的坚决,张母向张景惠诉苦。可张景惠听完以后说:“我看那丫头挺不错的呀,娶回来挺好。”张梦实赶紧抓住机遇,将徐明从助产士学校接回,二人随即成婚。

徐明对张梦实的感情也同样坚贞,在1945至1950年张梦实滞留苏联的这段时间里,徐明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即便是靠当保姆、摆地摊获得生活来源,面对身边其他人的追求,徐明也只是回绝。“我一定就是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这五年里,徐明最坚定的信念。

助人为乐:仁心是追求也是热爱

1956年,张梦实和徐明一起调入国关工作,张梦实任当时的日西系主任,以渊博的学识和满腔的热情为国关建校初期的人才培养、教师队伍建设等方面竭诚尽智,取得了一系列成果。担任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期间,继续关心教育工作,积极参政议政。同时期,徐明在国关卫生所工作,除了早年在助产士学校学习到的医学技能之外,她还因自己对待学生的一颗仁心广受称赞。

那时候国关有一位同学因为神经衰弱,三个月连续失眠,从中医研究院取了一些中药,在路上遇见徐明。徐明问他提的是什么,他如实交代了自己的情况——因为神经衰弱而面临退学。“我当时就想,学生啊更得救,完了我把药拿回家了,两个月,天天晚上熬夜,早上早起给他煎药。”这个学生也和其他得到过徐明无私帮助的同学一样,因为铭记她的恩情而在毕业多年之后仍然回来拜访她。就是这个神经衰弱被治好的学生,在张梦实去世的时候,跪在徐明跟前说:“我一辈子,是徐老师您救的我,我要是退学了我上哪儿去?”

不管在哪里工作,徐明一直以这样的真心对待病人,所以才会在每一次工作调动时被身边的人挽留,现在每逢节日,国关大院也总有人给徐明家送去饺子。作为一名医生,她医的不仅仅是每一个人的身体,还将温暖和仁爱传递至每一个人的内心。